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轉換身分崗位 重建設計意義 非凡建築師 迷上非實體建築
一石激起千個夢 流淚行奧運道
做科研 傻得對 黃錦輝
「食得唔好口徙!」 綠惜新人類 過期貨可居
「邨」留情不息 用鏡頭說故事
逛名園 握壽司 岡山如此多Fun
前新聞主播鄭萃雯 樂做醫療KOL 解疑難
囚牢外的囚牢 曹斐:《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
職場升呢 - 數碼科技 自學可成才
智富增值 - 另類投資的前提
職場Q&A - 化驗師前途無限 修讀碩士有助發展
個性全面睇 - 自己的時區
推介課程總覽
一個學位 兩地學習體驗 盡享英式及本地教育優勢
實踐與學習並重 見習員訓練計劃
書評



碩士 More
MSc in Computer Scienc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ostgraduate Degree Programmes
The Hong Kong Management Association

Taught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for Communication Professionals
HK Baptist University

學士
"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 - BA (Hons)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Top-up) University of Bedfordshire- BA (Hons) Accounting"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Upper Iowa University

新特蘭大學香港分校 2018-2019兼讀課程
University of Sunderland in Hong Kong

證書
Professional Diploma Programmes
香港管理專業協會

知識產權管理人員培訓課程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知識產權署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ERB「人才發展計劃」課程 就業掛鈎課程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

其他 More
DSE 英文會話工作坊 Pronunciation: Sentence Stress and Intonation
新特蘭大學香港分校

PMP and Big Data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東華三院安老服務
耆妙幸福同行

海外升學
Study in France
Campus France Hong Kong

「石仔」石偉雄今年8月出戰耶加達亞運,背負着極大的衞冕壓力,加上決賽前的表現反覆無常,令他思緒一度混亂,甚至質疑自己的實力,「今次的壓力比上次大好多,好擔心會出錯、做不到。」幸得陪伴他十多載的烏克蘭籍教練艾加科斯夫的鼓勵,石仔才能重拾信心,「教練當時跟我說,『既然你上屆已拿到冠軍,今次只要拿出實力,證明自己是冠軍便已足夠』。」

教練兼當嚴師慈父
於是他跳馬決賽時盡力一跳,在第一跳及第二跳發揮得淋漓盡致,落地時不禁振臂高呼。石仔憶述,完成第二跳後的心情特別興奮,「雖然我不知道將拿到甚麼獎牌,但我知道一定是三甲之內。」公布賽果前,他一直盯着熒光幕,當看到自己的分數升過南韓選手金韓松,衞冕壓力隨即一掃而空,「那一刻真的好激動,忍不住歇斯底里地高呼出來。這是我克服傷患的最佳證明,亦紓解了我一直以來的壓力。」比賽後石仔忍着淚水,第一時間衝向教練分享喜悅。

有人說嚴師出高徒,相信也是石仔與教練艾加科斯夫的寫照,「他在訓練時很嚴格、很惡,知道他很想激發我們的潛能,但訓練完他又會好像朋友般,與我們一起去遊船河、遊車河及打野戰。」在石仔心目中,教練艾加科斯夫亦師亦友,同時充當慈父的角色,「他
會管我們的日常生活及作息,例如見到我們吃杯麵,會說這樣不健康;見到我們夜晚打機,又會叫我們早點睡覺。」

七歲被送到廣州集訓
金牌背後,家人默默的支持亦功不可沒。石仔自小已很調皮,六歲那年,有次觀看電視體操節目後,便開始模仿體操健兒的動作,在家中倒立、用雙手走路,在學校又會用雙手按着兩邊書桌撐起自己。年輕時曾是田徑運動員的石仔媽媽,知道兒子性格好動、坐不定,不想埋沒他的天分,便帶他參加體操班,石仔稱,「第一次跳彈牀,真的好開心。」

為讓石仔打好基礎,石仔媽媽決定把心一橫,送他到廣州集訓一個月,那年石仔只得七歲,「多得家人的狠心,我自小便已分辨出訓練與玩體操,亦有助我確立成為運動員的目標。」自此,每逢暑假及聖誕等長假期,石仔便北上接受體操集訓。直至小六畢業,他決定休學一年,到湖南體操學校接受為期一年的體操集訓,為四年後的北京奧運備戰,「當時最辛苦是練體能,第一日去到已經想返香港,之後慢慢捱過了。」

頸部重創被「禁」體操
不過,十五歲的石仔在2006年參加全國青少年體操錦標賽中,進行單槓落法時,因觀眾席有人用閃光燈拍照,令他一時分神失去平衡,頸部着地嚴重受傷。石仔回港後不久便接受手術治療,養傷期間,他每日都在構思康復後要完成甚麼動作、用甚麼套路作賽,惟家人的一句話:「你不要再玩體操了」,令堅強的石仔頓時崩潰、失控痛哭,更跪求家人,「我從未想過要放棄體操,好不甘心。」

石仔家人最終願意開「綠燈」,條件是要求石仔規行矩步,教練在場下才可練習。雖然無緣北京奧運,但他的苦練終獲成果,於2008年泛太平洋錦標賽中贏得少年組跳馬冠軍,隨後幾年狀態大勇,更成功於倫敦奧運資格賽獲得入場券,惟最後表現失準,與奧運獎牌失諸交臂,令年少氣盛的他跌得更傷。

倫奧失誤陷人生低谷
石仔不諱言,當年太「心雄」,一心只想贏獎牌,忘卻體操應有的技術,「2012年之前,我對自己太有信心,可說是『唔輸得』!」他接受不到自己在倫奧的失誤,自此陷入人生低谷,「不想再提2012,不想聽到奧運二字,亦曾想過不如退役。」全靠主教練艾加科斯夫不斷勸諫,石仔才逐步爬起來,「教練幫我重新建立信心,改進我在跳馬方面的技術。」

此後,石仔尋回自己的節奏,一直以平常心應戰,四年前終在仁川亞運贏得跳馬金牌,證明自己的實力,積極備戰2016年里約奧運。惟最後因右肩筋腱斷裂,再與里約奧運擦身而
過,「當時用盡所有辦法,又試打過類固醇,但選拔賽時在吊環項目中,我的右肩完全用不到力,成個人向後瞓低。」石仔用盡全力比賽,至少對自己有一個交代。

今次亞運再度封王後,證明他成功克服傷患,更重燃他對奧運的盼望,「作為一個運動員,很想贏得奧運獎牌,但我不會強求,盡力而為就好了。」他更希望創造屬於自己的「命名動作」,突破自我,「雖然走上坡道是辛苦的,但我想繼續堅持下去,憑着自己的堅持、耐性及毅力,努力為2020年東京奧運備戰。」